关于高德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关于高德 > 公司新闻 >

首页(凤凰城注册)首页

日期:2020-09-23类型:公司新闻

  首页(凤凰城注册)首页_4981002_2020年7月31日,Legal Executive Board在上海成功召开2020年度商事争议解决论坛。本次论坛邀请了资深法官、仲裁员、实操经验丰富的律师,针对企业商事纠纷中诸多前沿性实务问题,进行分享与交流。

  其中包括境外仲裁中的保全、买卖合同中的质量条款设置、责任限制条款的效力分析、粤港澳大湾区国际仲裁的融合发展、企业数字化转型、疫情下长期型合同风险的应对、新证据规定对企业诉讼行为的影响以及《民法典》下担保制度变化对审判实务的影响。力求从不同角度探究新时代民商事争议解决的本质,结合精彩案例为大家从多维度呈现商事争议解决的发展趋势及最佳解决方案。

  法大律事业部副总经理张霖就“企业数字化转型”为题结合实际案例进行分享。张总通过四个案例分析了传统企业常见败诉原因,包括纸质劳动合同易丢失、难以证明电子签章公司资质合规、电子证据真实性审核要求严格和难以证明证据生成时未被篡改等。

  此外,张总又通过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成功案例,介绍了法大大实槌全链证据保全系统的优势,尤其是在解决企业自证的问题上,能够提供巨大的帮助和合规化建议。

  发言完毕后,张霖副总经理接受了LEB法务平台的采访,以下是本次采访的文稿实录。

  张霖:首先第一个,它是能够降本增效。因为通过一系列数字化的工具能够很好地把企业的资源与数据规整和统一起来,能够非常快速地增加企业的办公效率。

  第二个,我觉得是降低相应的合规风险。因为通过数字化的工具,所有的企业行为都是可溯源,而且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进行溯源的。其实对于应对后期的一些法律风险,它更有追溯的方式和手段。

  第三个,我觉得它可能会打破原来企业的一个业务界限。因为在没有进行相应的数字化改造之前,可能你的业务是完全依托于地方的,比如说人在哪里,可能业务才能够发生在哪里。但是如果借助了相应的数字化工具,比如说一些网上平台,可能就会突破一些地域的限制甚至是国界的限制。

  张霖:其实最重要的第一个,还是我刚刚讲的降本增效问题。首先降本,可以有很多层面的理解,比如说降低仓储成本、降低人员成本。比如说一些中小型企业,它可能感受不到合同的仓储成本。但是一些国有上市公司或者说是国际的500强公司,合同量是非常惊人的。我以前做过一个case当中,到Q4进行年度财审的时候,其实最后公司的合同都是用卡车来运的。所以说公司是需要去租特定的空间或者说是仓库储存合同。但是全部进行数字化和电子化之后,公司的合同其实就变成了数据,公司就不需要额外去有一个物理的空间用来储存这些合同。

  第二个,其实从增效的角度来讲,数字化转型会帮助企业快速地找到需要的那一份合同。比如说我们在刚刚一个极端的例子上,企业在用卡车运的这些合同当中,要找到特定的某一份或者说就是企业历史当中的某一份合同,其实是非常困难的,有种大海捞针的感觉。但是当企业进行数字化合同管理之后,它会把合同进行分门别类,比如说,劳动合同归劳动合同、采购合同归采购合同、销售合同归销售合同。也可以非常快速地看到整个企业在历史长河当中所发生法律关系的频率,包括数量级以及一些固定的金额、参数。当中固定的数据,企业能够直接通过合同管理的方式调取出来,比如说上述金额和数量等等。企业就完全可以更清晰地了解整个企业发展的历程,也能更清晰的去对应到未来的发展战略。

  再谈一个降本的问题,法务可能会经常使用的合同的编辑。现在合同管理其实我们自己做也会有在线的协同合同编辑。比如说在中大型企业当中合同是由多个层次的法务进行共同法审的。比如说先由地方子公司的法务起草、主管进行审核、对方的法务审核、集团层面审核。有的合同可能还要法务部门一块开会,商讨这个条款到底怎么决定。其实在这些数字化工具当中就会存在,比如说我们可以同时在一份文件上进行编辑。这些也有很多的其他的工具可以实现。但是像一些条款的检索,还有像对应法条的检索功能,这些功能都是完全可以提高法务的工作效率。

  举个例子,比如说在草拟一个条款时,你要去看这个条款有没有相应的法律风险,其实像我们自己的产品,它会有相应的数据库。我可以去检索出来有一些条款在其它某一份合同当中可能会存在法律瑕疵和风险,你在履约的时候可能有一些点你没有考虑到。这个会有一个提示的作用,也会更好地保护企业。

  张霖:最直接的应用就是劳动合同的签署场景。实槌不是一个非常具象化的功能。它其实就是一个像人一样的存在,是一个见证人,是一个存证机构,是一个公证处,是这样的一个主体方式。只不过它有非常多样化的存在形式,它能够去保护、去完整地反映整个数字化线上操作的客观事实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比如说在劳动关系当中,是用工单位。在这个时候,其实大部分的劳动合同,我可以说80%吧,都是用工单位无法自证,拿不出相应的佐证,比如说我说你考勤三天迟到,然后拉出来考勤数据,员工说:“我不认”,不认你拿他没招。这个时候其实实槌就起到了把这些过程去公证处进行固化证据的作用。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也不存在认与不认问题。

  因为大家在很多情况下都会只考虑双方签的一份合同的问题,但是并没有考虑履行合同或者说整个过程当中所发生的一些证据要素,比如说我刚刚举了一个考勤,还有像公司规则的通知,有没有通知送达到这个人,如果员工他说“我没收到”,公司也拿他没办法。包括一些公司的公告,比如说我们公司说的,上班不能穿拖鞋,必须打领带,然后员工说没有这个规定。实槌是在帮助用工单位去解决一个自证的问题,我们也会在这当中提供相应的合规化的建议。

  我们所看到的,其实它是一个类咨询的服务。就我们所看到的,有很多可能结合了现场工作之后,有一些法律风险没有考虑到位,甚至于在原来线下的过程当中也存在一些风险。因为数字化这个事情并不是企业主动拥抱的,我觉得是企业被动接受的。疫情是一个原因,其实像现在,你说数字化离我们很遥远吗?我相信每一个企业内部的员工彼此之间的交流肯定都会通过微信或者说通过某些OA。这些是潜移默化,已经渗透进来的。但如果企业不及早地对这些可能存在的法律风险进行预防,最后会发生很多意料不到的不好的结果。